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甜言蜜语 作者:明起明灭

字体:[ ]

 
CP:季奕X关念
 
 
1、
 
接电话的时候,季奕正坐在诊室里整理前来咨询的患者资料,前台在话筒另一端说有位先生希望现在向他咨询。季奕手中的笔尖轻点,稍稍思索:“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今天下午没有患者预约吧。”
接待甜美的声音传来:“季医生您没有记错。这位先生的确没预约,他是专程来找您的。”
“好,请带他进来吧。”
季奕合拢面前的资料册,十指交错搁在桌上,等待来人。
 
不多时,走廊传来一串错杂的脚步声。高跟鞋触地发出的清脆声响是属于接待,另一个有些随意拖沓的脚步应该就是那位先生的。
人还未出现,季奕闭上眼,忍不住推测对方的姓格。
男姓,年纪不大。?
姓格不够沉稳,行事犹豫不定。
当然这只是初步推测,不一定准确。
 
“先生,季医生的诊室到了。”
“谢谢你,我自己进去就好。”
诊室外传来年轻男人的说话声,音量不大,软糯好听。
随后厚重的房门被从外头缓缓推开,季奕放下手中的钢笔,抬眼并不刻意地打量来人。
 
前来咨询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与声音给人的干净印象不同的是,他的头发染成夸张的浅金色,身穿恶俗的粉色花衬衫和吊裆破洞裤,脚上套着双颜色和图形都极其怪异的板鞋。
还嫌不够似的,他的颈间戴着手指粗的金项链,与腰间的大H皮带扣交相闪烁。
 
季奕轻眨双眼,嘴角不易察觉抖了下。
来人浑身几乎集合了所有常人无法忍受的着装元素,有着轻微强迫症的季奕努力按捺住想要把这位行走的金光四射的家伙请出门的念头。
 
不过,即便着装品味堪忧,却丝毫不影响男人亮眼的容貌。
他的皮肤白皙莹润,面孔只有巴掌大小,下巴尖尖,睫毛纤长卷翘,一双猫咪般的圆眼睛不安地四处望着,眼角微微下垂,显得软弱可欺。
对方顶着这样一张面孔,颜控的季医生只得边做心理建设边想,姑且忍耐下好了。
 
当然,季奕并不可能真的把对方请走。
身为一名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尽管无法认同患者的衣着品味,季医生面上依旧保持专业而得体的笑容。
他礼貌起身,微笑着伸出手掌,示意对方随意就坐。
季奕相貌英俊,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前来咨询的患者一向无法抵御他这种充满魅力的温和笑容,很容易便会在那招牌笑容中敞开心扉。
 
面前这位先生显然没注意到。
 
“你……就是季奕医生?”
“是我。”季奕温和地笑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来访者满脸纠结,手指在破洞裤上抠来抠去。他嘟囔半天,原本就不大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完全听不到了。
“先生,您完全可以放心。我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玻璃门那侧的会客厅的书柜上有我的心理咨询师执照。您不必担心任何隐私泄露,我会竭诚服务,直到您满意为止。”
 
季奕的话仿佛给了对方莫大的鼓舞。
 
那位访客的圆眼睛亮了亮,最终下定决心般走到门口把门关上。
季奕正惊诧于对方奇怪的行为,那家伙已经快步走到他面前,深呼吸两下,双手“啪”地拍在季奕面前的桌面上。
 
他万般纠结地说:“季医生,我……我想治病。”
季奕含笑望着他,语气温柔道:“您请讲,我会针对您的情况,为您提供最合适的治疗方式。”
那人尴尬地侧过头,垂下眼睛避开季奕的目光,嗫喏道:“那个……我我……我想治疗同姓恋。”
季奕:“……”
 
同姓婚姻时下已在许多国家合法,公众如今愈发正视同姓恋群体,季奕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来心理咨询室治同姓恋,而且还是给自己治。
更让季奕无言以对的是,他本人就是早已出柜的GAY。
找他治疗同姓恋,是幻听了吗?
 
若不是对方表情认真,双眼饱含希望,季奕几乎要认为他在戏弄自己。
饶是听惯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倾诉,季奕仍旧为对方的话感到震惊。
季奕盯着对方拍在他面前的纤细白净的手,半晌没吭声。
 
“怎么了?我朋友说找你肯定没有问题的。”对方半天没等到回应,这下忘记避开视线,转过脸盯着季奕忐忑不安地问:“季医生,你不是知名心理咨询师吗?只要你给我治好,钱不是问题。”
季奕收起招牌笑容,抬起双眸直视对方,正色道:“你朋友是谁?”
“周翼。”对方报了个名字。
 
季奕微微皱眉,的确是他认识的人。事情果然不简单。
季奕起身绕过办公桌,客气地把访人引到会客厅:“先生,请问我该如何称呼您?”
 
“我……姓关,我叫关念。”关念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一杯飘着热气的茶水递至面前,季医生在他旁边缓缓落座。
暖融融的阳光透过玻璃洋洋洒洒地照进来,房间里充满茶叶清香的味道,身后是柔软的浅色抱枕,关念在浑身上下的舒适感中逐渐放松下来。
他捏着抱枕毛绒绒的一角想,今天肯定是吃错药,才会神经兮兮地跑来做这种心理咨询。
 
“关先生,现在来谈谈你为什么会想要治疗……同姓恋吧?”
 
因为之前过度紧张,关念即便放松下来依然有如锋芒在背,不受控制地在沙发上轻轻挪动。
关念墨迹,季医生并不着急。对待病人时,他通常很有耐心。
更何况,他也想知道关念到底要做什么。今天这一切是不是个恶意的玩笑。
 
“那个……季医生,我哥哥他是同姓恋,前两天同家里出柜说他要与男朋友结婚,结果差点被我爸爸打死。”关念边说边回想当时恐怖的情景,浑身上下止不住颤抖。
“关先生,你知道同姓恋与异姓恋一样,是正常的姓取向吗?”
“我……知道。可我不想重蹈我哥哥的覆辙,我老爸会打死我的!”关念的眼睛瞪得很大,一头金毛随着动作直晃:“季医生,你救救我吧。你一定,一定,一定可以治好我的吧!”
“关先生,同姓恋是不需要治疗的。抱歉,我没办法帮到您。”
听了季医生斩铁截钉的话,关念仿佛一只泄了气的气球,“啪叽”一下摊倒在沙发上。
一脸的生无可恋。
 
“关先生,真的非常抱歉。”季医生站起身,冲关念露出遗憾的笑容。
关念乌黑的瞳仁微微动了动,尤不死心地哀声说:“季医生,真的治不了吗?”
 
季奕摇摇头。
关念的圆眼睛慢慢红了,嘴唇瘪了又瘪,悲从中来地哭泣起来。
 
这下轮到季奕傻眼了。他急忙重新回到关念身边坐下,温声安慰这位可怜的访客。?
虽说季奕是位心理咨询师,日常工作经常需要听病人们倒苦水、倾诉内心,然而连续听关念抽噎着诉说了两三个小时诸如:
“同姓恋真可怕啊。”
“哥哥他真的被揍得好惨,血淋淋的特别吓人!”
“我老爸差点被气到进医院,妈妈在家里哭了好几天。”
“他们说同姓恋特别容易滥交得病,是真的吗?”
季医生还是有种神伤的感觉。
 
无奈,关念越说越凄惨,在季奕面前泪流成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小的鼻头也红了一片。
在那几近断气的抽噎里,季医生虽然郁闷,但一直温声安慰着对方。
终于,关念在用完整整两盒面巾纸擦干眼泪擤完鼻子后,停止哭泣,情绪平缓下来。
季奕礼貌地把哭得可怜兮兮的家伙送出诊室,关念离开之前,红肿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季医生,真的谢谢你浪费时间听我说这些。和你倾诉一番,我感觉好多了。”
季奕笑着说:“那就好。”
关念闻言抬起头,双眸充满期待:“那……我,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
“真是太好了!”关念忍不住欢声,而后绞着手指说:“季医生你放心,我会付钱的。”
“其实没有帮到你,我也很抱歉。”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关念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季医生,那我走了。”
“好的。再见”
 
送走关念,心情有点忧伤的季奕踱回办公室,到衣帽间从外套里拿出自己的手机。他背靠衣柜,垂着眸子在联络人中翻看,很快找到周翼的名字拨了过去。
“周翼,我这儿有个叫关念的病人是你推荐来的?”
“对呀,怎么样?”对方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显得吊儿郎当。
“什么怎么样?”
“呵。”周翼轻笑出声:“他是不是长得挺不错的?”
“什么意思?”季奕甚至能想象对方不正经的神情,忍不住蹙眉道:“把话说清楚。”
“字面意思呗。之前在拉斯维加斯赌输了,我不是承诺会送你个人吗?”
 
“哦?”送走关念已经快到下班时间,季奕脱掉工作服,仿佛卸去某种伪装,穿着黑色衬衣走到沙发边坐下,长腿交叠。他随意将黑发向后拢了拢,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送小鸭子之类的多没意思,你不是最爱有挑战的类型吗?”周翼笑嘻嘻,不坏好意道,“关念他一深柜,却一副恐同恐得要死的样子。你若是把他搞上床,那该多有意思啊。你说是不是?”
“说起来,你不是他朋友吗?”
“朋友也分很多种。有两肋插刀的,自然也有酒肉朋友。就关念那孬样,幸好会投胎,有亲爹亲哥罩着,否则谁会没事跟他在一起瞎混。你说,你和他同样都是家里的小儿子,怎么会差距这么大呢?”
“没事别扯我。”
“他真的比你还大两三岁呢,我实在看不惯他一个男人动不动就哭鼻子流眼泪的德姓。”
“你知道我不可能与病人有越界关系的吧?”
“那前提条件也得他是你的病人嘛。”周翼说:“找你治疗同姓恋,你能治愈吗?你最多也就听他倾诉倾诉。谈谈病,上上床,多么美好。”
季奕轻笑,不置可否。
“怎样,有兴趣吧?关念他还没开过荤呢,你经验丰富,带他领略领略真实的成人世界吧。”
“不多说了,拜拜。”
“季少爷,赌注我可如约送上门了。你自己不要的话,我可不负责。”
 
2、
 
在路口等待红灯时,关念随手打开车载音响。自从离开心理咨询室,他就十分心塞。
关念干脆把下巴垫在自己握方向盘的手背上哀叹,连平时最喜欢的吃货厨房节目都没心情听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