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陶醉 作者:师缨

字体:[ ]

 
文案
小白兔夫君三从四德带包子从无怨言,只是偶尔吃醋,陶醉发现这样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
但是,为什么有一天小白兔会变成大灰狼?明明说好了的,要一直温柔的。陶醉想哭却哭不出来。
 
TO :
 
1.从头虐到尾,结局he。
2.攻后期黑化,现在很柔弱蠢萌。
内容标签:生子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醉(受),洛素音(攻) ┃ 配角:宇文兢,甘秀,沈天南,宇文业 ┃ 其它:生子
==================
 
☆、生子
 
  陶醉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
  这么狗血的穿越。
  这么穿越得狗血。
  
  他只觉下半身撕裂一般的疼,帷帐红得如血轻摇。
  一个清脆如铃铛的声音喊着,“用力啊,再用点力啊!醉醉。”
  是的,他旁边围着好几个女人,她们神色着急,一头大汗。
  而有一个男人却始终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而逆光给他的脸打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色面纱。
  陶醉只觉得他的手十分地温暖。
  但是随着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的声音,四周的女人们脸上都带上了喜色。
  陶醉:“……”什么情况。他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这个他感觉得到,可是为什么会有孩子的啼哭声。上帝啊,我是来错世界了吗?
  男人突然俯头亲了他一下说:“醉醉,我们的孩子安全出世了啊。”
  
  我们的……
  我们的孩子……
  犹如晴天霹雳,把陶醉给劈得外焦里嫩。
  我靠,难道他穿到女人身上了?
  他摸了下胸前,一片平坦,显然不是。
  抱着孩子来的奶娘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夫人,小少爷……”
  陶醉陌生的眼神吓得她话都说不出来了。男人抱住孩子,逗了他一下,说:“月娘,你先抱着文儿下去休息吧!”
  
  屋里人都走光了。
  只剩下男人和陶醉。
  默了片刻,陶醉虚弱地说:“有镜子吗?”
  男人惊讶了一下,委婉地说:“醉醉,你现在不适合照镜子。”
  陶醉盯他,男人抖擞着说:“芳华,去拿镜子给我。”
  成功地拿着镜子后,并且照了镜子后,陶醉默了。镜子里脸当得起盛世美颜,但是他是男人啊?
  陶醉哭。
  就不能男子气概一点吗?
  男人见陶醉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有什么事。“醉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轻柔的声音,引起了陶醉了注意,他这才发现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濯濯如春柳,华姿如仙鹤。
  看起来怎么有点柔弱。
  肤色太苍白了,有种吸血鬼的既视感。
  不过,古装打扮相当出色。
  陶醉痴痴地看着他,他慌张地说:“醉醉,是不是我哪里又做错,惹你不高兴了。”
  陶醉花痴地摸着他的手,“哪里哪里。”
  男人却越来越害怕,就像是一只小羊羔。
  陶醉哭丧脸,男人咬咬洁白的牙齿,“醉醉,我……”
  陶心里好笑,这人挺好拿捏的。
  不过,这里和他原来在的世界还真是不同啊!
  他这个身体是男人,居然也能生孩子。
  而且,他和这个男人貌似……夫夫关系。
  他有点不淡定,不过既然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时间纠结那么多了。
  既来之则安之。
  “你……夫君,”他换了一个词语说,“我没有怪你。”
  男人高兴地看着他说:“醉醉,你真得这么想吗?”
  陶醉笑着点头,不知道他们以前闹了什么矛盾。
  男人迟疑地说,“那醉醉,你可以叫我素音吗?”
  陶醉:“当然。”这个自称素音的男人对他十分宠溺,只不过这宠溺中还有着小心翼翼的成分。
  陶醉什么都不知道,也无法把握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只得走一步,看一步。
  素音喂了他一碗鸡汤,原本虚弱的身体也感觉好了不少。
  陶醉在套话过程中,发现男人原来叫洛素音,他们住在长安,以经商而为业,貌似很有钱。
  而他则是和洛素音成婚一年的夫人,陶醉。
  同名同姓。
  真有缘分。
  是的,他刚才生下一个孩子。
  洛素音喂他喝了一碗鸡汤后,脸色比他还要好,看着是喜色。
  陶醉躺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秀色可餐的洛素音有些纠结,他和原来身体的主人看来很相恋,下不了手。
  洛素音说:“醉醉,今晚我陪你睡好吗?”难道这两人还是分床睡的?怀孕期,唔,好吧,能理解。
  陶醉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随便。”不过,他现在这身上的味,一股子血腥味,难闻。
  陶醉说:“身上味难闻,可以叫人给我擦擦吗?”
  洛素音难道见他这么温和地同意了,脸色的喜色是掩也掩不了。“醉醉。”他说,“我帮你擦可以吗?”
  被那双晨星一样闪耀的眼睛看着,陶醉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他说:“也行。”
  洛素音一激动,觉得心疼。
  西子捧心,蹙眉抿唇。
  陶醉瞧了好久,“你没事吧?”这货还不会有心脏病?”
  洛素音白着一张脸,“没事。”好像又怕他担心,咬牙切齿地说:“缓一缓就好了。”
  陶醉:“……”不过,他还真有心也管不了。他现在的身体也不怎么地。
  过了一刻,洛素音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脸色也有了红。
  陶醉本来还犹豫要不要泡他,不过有了刚才的铺垫,怎么也不会泡他了。
  万一玩出人命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毕竟,陶醉可不是会为了一颗芳草放弃一片森林的人。
  “醉醉,你看,我一点事也没有了。”他扬出一个如同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来,陶醉看了动心不已。
  陶醉说:“嗯,还是叫人帮我擦身体吧?”
  洛素音哭脸,“醉醉,你刚才答应我的……”
  陶醉说:“喔。那我现在反悔了。”一个有着林黛玉一样脆弱身体的男人,他怎么忍心让他来帮自己擦身体。
  还是免了吧!
  洛素音说:“醉醉。”
  陶醉无视他可怜的样子,“你真的不去?”
  洛素音最终还是去了。
  陶醉这时已经get了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了。犹如S和M,当然洛素音是M了。
  陶醉忍不住想,他们谁在上谁在下?按这相处方式,洛素音妥妥的是受?
  
  清洗干净后,陶醉觉得身体舒服得多。他看着窗外的景色,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屋里其实有点闷,这扇窗户还是陶醉好不容易让洛素音同意看得。
  因为他说坐月子,是不可以吹风的。
  洛素音说:“醉醉,你在看什么?”
  陶醉收回眼睛,“没什么。”
  他没有留意到当他说出这句话时,洛素音眼底黯然。
  “醉醉,你是不是很想出去?”
  废话,都呆在这个房间快半个月了,不想出去才奇怪。
  陶醉放下手里的书,“素音。”
  洛素音听到这亲密的叫声,脸上添了一抹粉色。他嗯了一下,声音像小猫咪在叫。
  陶醉无语,他这个夫君啊,真的是柔弱。
  不过,值得他疑惑的是,他们一起睡了这么久,也不见他有了□□的表现。简直比柏拉图还要精神恋爱。
  而且洛素音每天基本上都和他在一起,根本就没有找人的机会。
  只有一种可能,他该不是……
  陶醉神秘地微笑,但是他不知道这样的他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有诱惑力。
  小丫鬟流着口水看着自己家的夫人,暗想少爷还真是有艳福哎。
  “再呆几天,我就可以出去了吧!”他笑着询问。
  洛素音红着脸说:“按奶妈说的,是吧!”
  陶醉不理解他怎么突然红了脸,不过马上就可以出去,还真是苦尽甘来。一下子,他就好像是八年抗战的人看到了解放的希望,眼睛都是冒星星。
  陶醉说:“黄昏了啊!”窗外红霞漫天,暮色渐染花树,他突然有点想那个世界。
  洛素音说:“该用晚餐了。”
  陶醉:“……”真是不浪漫。
  
  陶醉照常地洗了身体,觉得有点热,于是就只披了单衣,薄如蝉翼的衣服仔细一看,两点茱萸,肤如透玉。
  洛素音就这样看着他走到自己的身边,心漏了一拍,扑腾一下从脸红到了脖子。他结巴地说:“醉……醉,你……怎么……怎么……”
  陶醉挑眉,“我怎么了?”
  洛素音一下用被子捂住了脸,只发出唔唔的声音。
  陶醉低头看了下自己,明白了。
  难道这人是害羞了?
  他们不都是夫夫关系,这点尺度都结束不了?
  陶醉突然起了逗他的心思。
  他修指掀开被子,看着洛素音不停呼吸的样子,眉宇如画,花容无双。
  真像把他吃了。
  对,是像……
  他蹙眉,这呆子没事吧!
  想起他身体还比较柔弱,有病缠身,一下熄了火。
  “素音,你没事吧!”
  洛素音低着头,就像是一个小媳妇,声音也嗡嗡的小。
  “没事。”
  陶醉说:“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歇息吧。”古代不如现代,现在不过□□点,基本上都歇了。
  陶醉拖鞋,往床里面走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两粒茱萸红已经彻底在洛素音眼里,长而雪白的细腿简直就是女人的公敌。
  
  洛素音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总是忍不住往陶醉身体上看。
  他一直知道醉醉很美,但是现在的他才知道醉醉的身体更美。
  □□升腾而出,欲望如海淹没了他。
  他轻轻地念着,“醉醉。”
  陶醉已然安睡,月光下,黛眉轻拢,红唇饱满,一张年轻俊美的脸,比女子还要柔和一些。
  洛素音一眼难尽,看了再看。
  后来,忍不住摸了他的脸。
  陶醉睡得很熟,嘴唇动了一下,把洛素音吓得连手都收了回来。
  陶醉嘴角一勾,勾出一个漂亮的笑容来。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洛素音松了一口气,关了红帐。
  想了想握住陶醉的手,才肯放心地睡觉。
 
☆、赠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