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今天也在拯救全人类[重生]+番外 作者:白狐辞(下)

字体:[ ]

 
    第51章
    
    小蓝鳞种的脸涨得一下子涨得通红,眼睛慌乱地乱瞄,尾巴也开始在水面上乱甩,溅起层层叠叠的水花,把在身旁的亚瑟都浇了个半透。
    亚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黏答答的裙子,然后开始光明正大地脱衣服。
    还是之前那条粉蓝色的小裙子比较好看,他皱了皱眉。
    至少……颜色好看。
    唐恩转过身去,结结巴巴道:“不……这个,这个是不好的……”
    亚瑟非常过来人地拍了拍唐恩的肩膀,声音低沉而蛊惑:“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要知道,这本来就是最简洁快速又有效的方法。”
    唐恩咽了咽口水,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湖面,然后脸开始烧了起来,即使在黯淡的月色下也看起来像一个快要烧焦的茄子。
    “你可以先试着想一想他不穿衣服的样子。”
    亚瑟随口提点道。
    唐恩刚转过头来就看见了亚瑟赤裸的身体,立刻把头又转了回去,脸看起来烧得更厉害了,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离烧焦只有一步之遥,只会和拨浪鼓一样死命摇头。
    “可……可是……”
    亚瑟大概害怕火力不够,一只手搂住裴言,笑得洋洋得意:“哎呀,你要明白,我和我的伴侣就是这样……嗯,开始的……哦好吧,亲爱的你别这么看我,我只是举一个正面的例子。”
    裴言:“……”一点也不正面好吗。
    但是裴言也没有反驳,只是暗自叹了口气。
    他看着大概已经烧焦得差不多的唐恩,金色的软毛被他自己揉的乱糟糟的,大脑里大概已经充斥着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了,就会觉得亚瑟这样做非常不道德,非常……败坏小孩子的思想。
    “哎呀宝贝儿,你想想,”亚瑟像是明白裴言在想什么,挑眉算了算,“他都五百多岁了,你不觉得没有性生活的非常没有道理的吗?”
    裴言一时语塞,想了想,按照这种算法,唐恩确实已经五百多岁了。
    然而……他看着尾巴已经卷成一团,现在恨不得把整个头都浸在海水里泡一泡降降温的唐恩,怎么看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怎么看怎么不谙世事,怎么看都像是在……带坏未成年人。
    “哎,”亚瑟看着唐恩摇了摇头,“小蠢货,你死的时候多大了?”
    “……我不是小蠢货,”唐恩还在努力地抗争,声音比蚊子声还要小了,头也差不多快要浸到水里了,“我……我当年大概是十六岁吧……时间太久了,我也不记得了。”
    “哎,”亚瑟继续叹口气,笑道,“那我十六岁的时候可比你……”
    裴言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亚瑟似乎才突然意识到媳妇儿还在这里,于是面不改色地改口。
    “比你还要害怕这些事儿呢,实在是太下流了。”
    裴言:“……”谁信呢。
    “哎宝贝儿我说真的,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了,当时的我也不是现在这样……啊不,我现在也挺好的,你要明白……忠诚和信仰,我都只给你一个人。”
    月光下一丝不挂的俊美男人扬着脸,雪翠色的眼里是一片深情的月光色,像是油画中走出来的神子。
    裴言:“……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对我说这么多年来只为我一个人守身如玉?”
    亚瑟眼睛一亮:“也不是不可以,你想听吗?”
    裴言:“……不用了。”
    莫名觉得有点嫌弃。
    “好!”亚瑟还没有说什么唐恩已经打断他了,脑袋泡过水之后的唐恩看起来……很坚决的样子,也有点像是……脑子进水了。
    “我……我我要试试!”唐恩结结巴巴道。
    ……竟然真的被说服了。
    “我只是觉得……”裴言在想措辞,“嗯……还是觉得感情这一方面的事儿不能靠这个来投机取巧,唐恩……你们当年相爱,大约花了多久的时间?”
    唐恩伸出了一个手指。
    “……嗯,”亚瑟转了转眼睛,漫不经心的拿起裙子擦了擦头上的水渍,“一个礼拜?”
    唐恩摇了摇头,手里鞠起海水抹了抹脸,然后又瘪了瘪嘴:“花了一年……”
    亚瑟:“……我现在知道为什么蓝鳞种会被嘲笑一百年了。”
    裴言太阳穴跳了跳:“……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亚瑟看起来听痛心疾首的,“想想吧,一条蓝鳞种……那可是以貌美著称的蓝鳞种,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魅惑众生之类的,他们有着最姣好的面容和最动听的歌声,哦,当然是除了我之外的。”
    裴言:“……自信是好事。”
    好吧,亚瑟确实有说出这句话的资本。
    唐恩脸倒也不差,一个颇为貌美可爱的少年人只是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即使是对男人没有兴趣的,看见这种年纪的美少年也会忍不住心有遐想什么的。
    而唐恩……竟然花了一年的功夫才搞定一个人类?
    裴言动了动喉咙,忍不住好奇补充道:“嗯……你是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吗?”
    唐恩摇了摇头:“不是……西泽他原来是不喜欢男孩子的。”
    “哦……”裴言想了想,虽然大部分的贵族都比较穷奢极糜,但是偶尔也有那么几道清流比较有底线,想想看这么久唐恩都和他保持着……纯洁的身体关系也可以看出来对方显然比较高雅。
    “唔……不过,”亚瑟顿了顿,提出了一个非常亚瑟的问题,“你们这么久都没有……深度交流过,你确定他不是性功能障碍吗?”
    唐恩愣了愣,然后显然有点慌:“那……那怎么办?”
    裴言……想起了艾妮,竟然觉得……确实有点道理。
    亚瑟撩了撩头发,注意力全在那条皱巴巴的宫廷长裙上。
    “一切,”他挑了挑眉,笑了笑,“慢慢来呗。”
    ……
    古堡里灯火通明。
    而金碧辉煌的舞池依然是那么的奢靡。
    优雅的小提琴乐曲飘荡在舞会之中,宛如月下蔷薇花般雅致,又如大丽花浓墨重彩的雍容。
    古老优美的壁画挂在高高的墙壁上,错落有致,拿鎏金画框仔细地裱好,精致奢华的灯火吊在舞池上空,闪烁着柔软而温暖的光。
    淑女们精致的裙摆在舞会的灯火下十分闪耀,各有千秋的姹紫嫣红,她们笑容优雅地藏在华贵的舞扇之后,眼神如丝,缓缓看着她们今晚的对象。
    而绅士们也穿着最合身的礼服,每个角度都由他们的设计师精心打磨着,他们也都各自大方地微笑着,与爱慕的淑女们暗送秋波,并不冷落任何一位名门闺秀。
    这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坐在钢琴前的那一位了,虽然不是面具舞会,但是他却带着一副小巧的面具,很精致,上面有银丝的暗纹,只遮住了他的双眼。
    他的身形挺拔,背影带一点小小的孤傲。
    但他也是在场未婚的淑女们眼中最炙手可热的人,西泽·费洛里斯先生。
    他是这个古堡未来的继承者,他拥有着这片土地上最多的财富,也拥有着最高贵的地位。
    而且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他就要完婚了,听很多人说他的母亲对此一直都有些怨言,二十五岁虽然不算太大的年纪,但是很多贵族在这个年纪都已经有了家世。
    况且……传闻这位西泽先生一直十分洁身自好,不仅从不出入那些暧昧的社交场合,身边连侍奉的女仆都干干净净的。
    这让周围也有了一些并不太好的猜测,虽然西泽先生也没有别的方面的传闻,但是这么干净……在奢靡的上流社会中,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曲完毕,和着小提琴的钢琴声竟然意外地十分合拍和完美,西泽站起了身,显露出了他高挑颀长的身材,轮廓却始终有些清冷,带着一丝生人勿进的味道。
    这在奢华的上流社会中有些要命,所幸他拥有最多的财富和最高的地位,以至于养成这种性格也无可厚非。
    “西泽先生……”
    西泽刚打算转身便走,一位相貌非常温柔的女孩已经走了过来,她撩起长长的裙摆,动作大方,妆容得体。
    “西泽先生,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呢。”女孩大方之下也有些俏皮地冲西泽眨了眨眼睛,“三年前,我曾经来过贵府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天。”
    然而即使她看上去那么大方得体,实则她心里十分惴惴不安,她敢断定,身后的那群为了矜持哪怕心中已经是百感交集的淑女们,肯定在背后大概已经开始嘲笑她的不矜持了。
    矜持和家世永远是一位淑女最重要的,这有关于她们的风评和德行。
    小提琴声还在耳边淡淡地响起,西泽带着面具的俊朗面容愣了愣,然后微微地朝她点了点头。
    得到了些微回应的女孩心中更加激动,觉得哪怕是被嘲笑也在所不惜了。
    “我今天很荣幸能收到您的邀请……”
    无数的姑娘都想做这座城堡的主人,如果还能拥有一个身份高贵的丈夫,那么她在社交界的地位自然能够一日千里。
    如果能拿下面前这位……别说是有人嘲笑她了,到时候那些人定然会完全换一张脸皮地上前巴结她。
    不过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她已经很久没有来到这里了,所以不知道原先只是印象里变得有些冷淡的西泽如今已经变得……更加难以接近了。
    西泽大概是觉得她还要喋喋不休下去有些烦,甚至都没有打断她的谈话,直接就从她的身边走了过去。
    女孩宽大的裙摆下是她僵硬的身体,她有些难堪地站在原地,姿势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通红的脸颊已经让她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姿势了。
    低低的嘲笑声在她背后轻轻地响起,她朝舞池中央拿了一杯香槟,指节却将底座捏得发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me